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动态

云南创新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张亚光董事长访谈录

2013-08-29

访谈录一:

创新与突破——“金控基金”张亚光访谈录[*]

“金融是制约云南民企发展的最大瓶颈。要发展企业必需发展金融事业,发展地方经济必需优先发展地方金融,同的企业对金融有不同的要求,们要建立适合省情的多种金融模式。”——张亚光

问:谢谢张总接受我们的采访。云南论坛将在今年10月中旬举行以民营经济为主题的第九届论坛,鉴于您在金融领域方面丰富的理论与实践经验,我们想请您结合云南民企的发展情况,谈谈云南民间融资现状?

答:从云南民企发展的几个阶段看,云南经济发展往往比国内慢几拍,但有时也不完全如此。有些方面云南的民营企业在全国并非落后,甚至有些领先全国。可是,企业在云南都做不大,这里面就有一个政策环境和金融环境问题,并且还引出另一个问题:云南的民企的消亡率比较高,为什么?

在我看来,就是瓶颈没有解决,瓶颈没有突破。影响云南民营经济发展的瓶颈除了政府对民企的管理以及市场不发达外,最核心的就是金融,融资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金融是制约云南民企发展的最大瓶颈。

有关融资问题我们云南并不是没有创新,譬如,全国第一个民营的股份制金融企业是我创办的,就是昆明科技产业城市信用合作社,即富滇银行的前身。1992年1月份创办的时候全国独此一家。全国来我这里学习,开现场会。中国第一个民营国家级的高新技术开发区就是我们云南升华集团投资的。2000年我创办成立云南高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的时候,全国风险公司也就几家,我们也是走在前面的。

1990年我在省委办公厅工作的时候,陪同中央办公厅研究室副主任来调研云南民营科技企业发展状况,经过调研,我省的民营科技企业发展状况良好,仅省科委直管的省属民营科技企业513家这些企业的名单我都保留着。这513家云南民企如路达集团、升华集团、云南冶金化工研究所、星火节能技术研究所等企业与北京的联想、紫光都是同时起步的。陪同了中央办公厅调查完之后,我写了一篇名为《路在脚下》的调查报告,中央办公厅转发了这份调研报告。调研报告高度评价云南的民营科技企业,它们在产值、科技人员、从业人数、开发科研成果和投资规模上,仅次于中关村,排全国第二位。可是,现在把这500多家企业的名单拿出来,存活下来的只有1.5%,而北京中关村的存活率达到30%-40%。浙江沿海地区企业的存活期一般是8年,我们云南是3—5年。

问:金融机构与云南科技民企近20年来的发展历史有着什么样关系?

答:这里边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金融政策。当时沿海地区是金融四分天下,即国有银行、地方银行、地方财政和外资。东方不亮西方亮,当时的融资渠道很多。当企业上了一个台阶以后,需要金融政策配套,这个地方借不到钱,其它地方也能够借到。

譬如,云集在中关村的国家级科研院所后面有强大的背景,中关村一个工商银行支行发放给它们的贷款超过我们全省银行对民企的贷款。我们云南是国有银行一统天下,没有地方商业银行,当时还没有富滇银行,也没有农村信用社。财政拿不出钱来,外资没有,所以当企业需要上台阶贷向银行借贷的时候,国家金融政策一变,银根一收紧,企业就跨台倒闭了。

企业倒闭80%是因为现金流断了,10%是倒在违法、违纪,10%是倒在企业内部管理。因此,金融是制约云南中小企业发展、民营经济发展最核心的问题,这个问题到现在也没有解决好。现在云南金融系统虽然有股份制商业银行、国有四大银行、农信社和富滇银行等等,银行吸收了80%老百姓的资金,扶持了20%的贵族企业——主要是国有企业以及一些大型民企。

现在,银行追逐和服务的对象都是VIP,所以,可以把现在的银行叫做贵族银行。这些贵族银行已经养成了为贵族服务模式和运行机制。在银行体制设置中没有面对中小企业的放款的机构,也没有专业人员。银行装修越来越豪华,白领的工资越来越高。

银行不可能去降低成本去办理小额贷款,因为放款的时间也是成本。我放100万和10个亿是一样的审批流程,所以它不可能为中小企业服务。打个比方,让一个开劳斯莱斯车的司机去开的士,肯定亏本。所以,我们希望创立平民银行,学习印度平民银行为中小企业服务的那种模式,只要国家给政策就行。

问:在发展地方金融方面,云南最近有什么创新?

去年我们云南搞了个基金叫云南“金控基金”。“金控基金”联合了46家云南最大的民营企业,联合在一起组建“云南创新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云南金控股权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我担任基金的总裁。在这个基金里,俊发、云南红、柏联集团和金诚集团等云南的大企业,以及工商联的副主席,副会长都参与进来了。这个基金成立以后,我们要搭建云南自己的金融平台,办草根银行,平民银行,建立与中小企业发展门当户对的金融服务体系,这是我们为云南民营经济发展解决瓶颈问题的一个重要突破口。现在,我们申办民营银行的审理、报批工作已经做完,以省政府的名义上报中国银监会。

问:您对于政府如何帮助和扶持民企发展有什么看法?

我认为政府需要职能转变。现在政府干预的事情越来越多,管得多并不见得好,有时还有权钱交易。权钱交易是导致腐败最直接的根源,权钱交易也最容易挫伤企业的积极性。权钱交易是隐形的,已成为一种潜规则,你不找官员给他好处休想办成这个事。不管中央、省委省政府怎么教育地方干部,已经形成了这种潜规则。

未来30年民营企业怎么办?云南与沿海地区的差距是缩小还是加大?要缩小差距,云南就要提高经济发展水平,就必须发展民营经济。省政府讲的云南三大经济:第一是园区经济,第二是县域经济,第三是民营经济。在县域经济里面,和在园区经济里的主力军也是民营经济。所以民营经济的发展关系到云南未来30年的发展。

目前,民企老板最担心的是未来经济发展和政策变化的不确定性,心里没底。有钱的老板都走了,要不就是老板把钱投到了省外,不投云南了。

原因是是什么?我认为首先一点是信念问题。讲中国梦,习主席提出要解决的是信念问题,没有党的好政策就没有这些先富起来的老板。老板富起来以后,担心政策有变化,怕资产被没收了,财富得不到法律保障。特别是“打黑”让人产生恐惧,“左”的思潮还存在。现在国内存在着两种思想,未来三十年如何发展?前三十年我们搞市场经济,后三十年要解决贫富差距的问题,市场经济带来贫富差距拉大。那么,解决贫富差距拉大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发展经济,增加社会保障;另一种方法杀富济贫。到底是用什么方法?老板对此比较敏感,所以为稳重起见,狡兔三窟,跑了再说。

我认为云南论坛应该讨论信念问题,要抓住当前的热点问题来讨论。讨论信念问题民营企业如何发展问题,譬如金融政策问题,实实在在地解决他们的实际问题。

问:您认为民企与国企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的时候国家拿了4万亿出来,大部分资金给了各级地方政府和国企进行交通、能源和基础设施建设,政府由原来的裁判角色来到前台,自己来做投资。政府的投资公司都起来了,又造成了新一轮的国企扩张。国企的强势发展,再过几年又会造成不良资产。像云南的公投、城投、云投,我认为一些国有企业很难维持下去。公投现在负债800亿,而每年公路收费全部加起来也只是60多亿,每年收入不够付息,它不得不贷新还旧,贷新只能还利息,本都还不了。这种负债只能转嫁到省政府。诸如此类的债务到底有多少?会不会把政府拖垮?

昆明市政府到底欠了多少债?有的说1000亿,有的说2000亿。十年,二十年也还不完。政府有各种投资公司,农业投资公司,文化投资公司,旅游投资公司全部是国有,类似国退民进会造成政府破产。政府不讲经济效益,政府的公司投资什么项目不计成本。公司按政府的指令来干,干亏了我也做。我看到统计局的财务报表就想笑,报表不实事求是,在云南,算一算每年的投资规模,民企投了多少,国有企业,政府投了多少,按比例就能算出来了。政府投资比例至少占70%,那民企占GDP的比例怎么会不降反增呢?它是怎么统计出来的?民企到底投了多少钱?这些数字可以算出来嘛。

在国企的领域,只要给民企准入证就行了。比如说金融,现在是国有垄断,允许发放几个民营企业的牌照,让它们去竞争。国有银行有国家作担保了,再怎么发生挤兑,老百姓也不担心钱存在那里,存在那里非常安全。但存在民企不一样,存在民营银行是有风险的。那民营银行如何与国有银行竞争,我们的金控基金办起来之后,我们肯定有我们的招数。比如说马云,他现在搞了支付宝,他就在支付宝里面搞了余额宝放贷,放了500亿,它的成本才多少?那么一搞,银行就害怕了。民营企业有很多创新的亮点,我们就通过创新来推动银行的发展。还有一个就是政府减政放权,更加走市场化的问题,最近几年国退民进是不争的事实,然而,有些地方政府却不承认。

问:“金控基金”现在的发展情况怎样,你们如何解决风险和资金来源问题?

现在搞得挺好的。与温州前段时间的情况比较,云南的环境不会像温州,我们一步步走,还是很稳的,省里也支持。在我们已经在做网络设计了,筹建成立网络金融公司,我们已经输入了全省九万多家家中小企业名录,从中可以查到小企业的财务报表,住址产品将建立一个网络平台现在的企业般都有网址任何款都可以在网上申请,我们在网上直接受理申请

如何解决风险问题?有几种解决办法第一种是们和其他银行的做法不一样减少抵押和担保,用连带连互助的形式来解决。比如红河州我们选个龙头企业——云南红,它的下面有几万家农户,农户种植的葡萄都送给云南红葡萄酒,这几万农户就是我们的款对象,们的贷款直接贷给户,云南红集团对这些农户的贷款进行担保,农户得到贷款以后,到收葡萄的季节,还我们的贷款。我们用“银行+基金+龙头企业+农户”模式来做,就跟其他银行的完全不一样,我直接到个体户对中小企业

么,我如何解决资金来源问题呢?在国家把存款放开了,你存在我银行里的钱利息要比其他银行高我的基金理财里有一道墙,你自己可以把你的存款转到我的基金比如,你有十万块钱,存在银行里的利率是活期存款个月利率是2.86%半年期的利率是3.08%一年期的利率3.3%么你转到我的基金里面,我给你8%利率,半年6.5%的利率,高于银行正常贷款利率

自己转过来,我就给你计算利息,的存余额远远高于其他银行,了我的资金池里面,我的基金里面有干项,这些项目都是我们已经把握好了或者是手续已经齐全的,再把这些钱通过基金投资放到干项目中,这项目可承受的资金成本一般都在2分以上,高进高出。对中小企业则采取扶持政策,贷款利息放低。

国家贷款利率放松的背景下,我们更注重网络建设、诚信建设可以做的是股权质押股权质押我们第一看重的是品,第二是项目。现在银行贷款不做股权质押,都是要固定资产抵押,要抵押,我们股权比如你是一个一千万的公司,管公司规模多大,要贷款给你,你把股权抵押给我,一旦公司做不下去了,我们就兼并这个公司,为我们基金的成人员发起人全都是企业家,各行业的龙头老大。我处置资产的能力要比在银行强的多,现在的银行到资产没法处置资产,我不用到法院走拍卖程序,直接投资兼并就可以了而且我后面有一个庞大群体——工商联,这个群体你惹不起,你若不讲信用除非不想在云南混了,得罪了这帮人也不是好玩的,借钱给你,你不还,怎么在云南混?们代表九万多云南工商联会员,在这个圈子里赖的是大家的账,以在借钱前,你要思考好,想后果,而且我们在网上部公布,以查到哪些企业借款逾期信息

我们现在着手建立网上自动交易平台,基金下面有一个股权交易中心,的企业经营好,你的财务报表、现金流产品销售情况等信息台公布出来,你需要多少资金,人愿意买你的股份的,你可以拿出卖,红多少或者你卖企业债券,由保险公司、担保公司推荐并做保荐人。样的话,我们可以在网上自动进行交易比如说邱氏盲人按摩,们都是租房子国有银行不会向他们贷款,但邱氏的现金流很好,我们看它的财务报表,的现金好,款能力很强,种企业我们愿意借钱给他们,股权抵押

时,我们还和板市场联系,有好的项目我们推荐到三板市场,们这种叫混合模式。在国外传统银行业务与投资银行业务的是分开,有的是混1921年美国金融危机的时候是银行混业营,摩根银行既银行又做投资,它把银行的存款拿去炒股结果银行就倒闭了,个事件发生后,美国就颁布了关的法律,要求传统银行和投资银行分开,银行的只能做贷款业务,能进行投资,摩根就分了摩根银行和摩根坦利,摩根斯坦利就做投资业务,投资企业把它扶持上去,在资本市场退出,银行就只能放贷

国家的银行就是严格意义上的传统银行,能进行投资,银行只能贷款的基金和银行可以做银行又做投资,这个是我们的优势的盈利能力大高于其他银行,是其他银行的几倍,而且效率高、成本低、费用少,以我们有强大的竞争能力加上我们自己企业做的银行,对这些企业知根知。目前们在云南各个地州都开始设立有基金的分公司现在正在布点,第一批设立的地州有文山、版纳、丽江。

问:工商联的九万多个企业对您的“金控基金”响应程度如何?

们现在正在输入全省中小企业目录,共有九万多家,们的响应程度非常好,们是有组织有系统地去动员,通过商联去动员组织,们现在正在建网络系统,个系统建立起来后,我们面对的客户就是全省中小企业,我们为他们服务也靠他们生存,他们靠我们扶持发展。

问:如果“金控基金”运转良好,资金量非常大,这时有国有企业向你们借一笔比较大的资金,利息很有优势,交易成本又低,你们是否会贷款给国有企业?

会。一点我们会考虑,我们一分钱的国有资本都不会要,们也不和国有的打交道的体制和我们的体制是两个不同的体系比如我的银行放贷,能赚可能赔,如果赔了,只要赚的钱能把它弥补就可以了,国有银行赔了可能追究你的刑事责任,国有资产流失责任等等。我们是按市场规律进行的,市场本来就是有赢有输,高风险高回报。而国有企业都是终身责任制做赔了,终身都要承担责任,他们敢放贷给无抵押的中小企敢放,了我能弥补回就可了,能笔笔成功,只要把风险控制在合理的区间以了,市场经济

问:您的做法跟外省以及国外比较,是一个比较新的做法还是一种模仿?

们的这种做法是一种新的做法马云上半年来昆明开企业家乐部开的时候,支付宝以及未来项目展的问题进行深入的探讨现在有四个一万亿的项目,国家对云这种没有银行牌照就在网上放贷的运营模式并没有干预。现实中我们看到这样的情况,是有监管的项目,不管是金融石油、煤炭、电力只要有监管的行业都缺乏竞争力,是国家放开的蒸蒸日上。在网络方面,我国家的网络是落后的,在网络上我们要想不输给西方发达国家,必需放开充分竞争,此我们才可以在宽松的环境中网络金融的发展有所突破

问:云南省在对待中小企业的司法环境方面您有什么评价或建议?

从全国范围看,云南的司法环境令人不满意,多企业走在法律的边缘上宽松一点,能救活很多企业,一点,就会有很多企业消失。云南历来都是比较严,倒一个贪官一批企业家

个例子,浙江有一个集团公司的老总,他的集团在杭州是一个比较大的企业,在云南某县设立一个矿业分公司分公司在该县办理矿权办不下来,便总公司打报告申请经费办理矿权,总批了十万元的经费,公司把这十万经费送给了委书记,县委书记被抓以后,检察院直接到杭州集团公司的法人逮捕还没有搞清楚这笔钱是怎么回事被抓了起来。因为我夫人是杭州人,他们就托人找到我,给省检察院长写了一封信,你们这种做法有问题,要求放人再审查下属单位出了问题到浙江抓人。最终是交钱人保了出来。检察院不但要钱,而且超期羁押。多类似的事情没有报道出来。

问:对新一届政府的改革,您有什么看法?

中国两千多年的历史,有三次成功的改革,有两次成功的改革不成功的改革是宋安石的改革、汉朝王莽和清末光绪皇帝的改革,这三次改革失败的特点是从上至下的改革,顶层设计,而又脱离实际,所以失败了。两次成功的改革是秦朝商鞅的改革和邓小平的改革,这两次改革的成功在于老百姓成功的经验加以推广并升为国家政策。改革是废井田把奴隶解放出来,田地分给民,从而使秦朝生产力大幅度提升,为秦始皇统一中国奠定基础

小平的改革是把农民土地承包制升为党的政策,肯定了武汉傻子瓜子体户的做法,这样有市场经济才有个体经营,民营经济都是将基层的经验升到党的政策。改革不是革命,坚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能动摇,我们不能搞西的三权主义,不适合我们中国的国情。究竟应该怎么样变革,国许多成熟的经验,我以去找去选择比如现在网络越来越发达,们要求新上任的官员必需公布你的财产,民监督你当了多长时间的官员,你的财产多少,都算得清清楚楚多出来的财接受审计监督,包括亲属的财产。政府只要下决心做,总能找到办法现在国家在打击腐败方面的力度非常大,应该肯定这一点,特别是这一任政府。以我们在来的改革,包括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方面,以点带面摸索,找到成功的经验加以推广。

最近中央批准了几个试验区。海自由贸易区深圳浅海新直接面对的是新一轮体制、机制的改革。现在资本市场没有放只是贸易下放开了,所谓资本向下没有放开,你拿外到中国来投资必需得到商务部批准的项目,外和人民币不能直接兑换民币不能成为国际货币,上海自由贸易区和深圳浅交易区是要在这一点进行突破,如果一点突破了,人民币际货币和作用大大提升怎么改,有没有什么风险呢,我们是要搞试验区来实验,以我觉得我们的改革需要步步往深水区走,当然,越往深水区走,风险越大

们国家新的一届政府生以后一中全会解决领导层的选举问题,二中全会解决的是子的配备,中全会是经济政策,八大三中全会在十一月份,中全会决定了未来三十年我们的政策怎么我们可以从三中全会看到中国未来济改革、政治体制改革的走向,对此我们充满期待和信心

问:您作为一个成功的民营企业代表,您认为成功的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如果一个企业失败,失败的因素是什么?

个人的背景、走的路不一样,很难一概而论就我个人而是什么都干过,工兵、商,党政军、机关都做过,先下乡,然后到工厂、部队,转到地方省委办公厅,然后下海了科技信用社,调到了新华社香港分社,在香港干了五年,之后又接手银行,后来又过矿业、地产、高速公路和基金。什么都干过,都试验过,丰富的个人经历很重要。个人成功有很多重要的资源,脉资源金融资源和自然资源必需掌握一样,即便我放弃现在的企业,我能立马建立个新的企业,因为我有人脉资源。

问:您如何看待云南民营企业供应链、融资链问题?

在我看来,要发展企业必需发展金融,发展地方经济必需先发展地方金融,同的企业对金融有不同的要求,们要建立多种金融模式

外的金融模式有几百种,内的金融模式非常单一,资本市场融资在国外企业获得融资的主要渠道,到企业融资渠道的99%,银行融资只占到了1%,我们国家在融资方面正好相反譬如,云南的资本市场融资全部资本市场的3%,到资本市场融资的公司非常少,资本市场的融资资金成本和交易成本非常低,因此,们需要多种融资模式美国的硅谷,全球许多科学家都云集在硅谷,政府向硅谷提供了相当好的投资环境假如我有一个很好的想法,硅谷免费提供房租、水电,有相应的整个配套服务,然后就是风险投资跟有天使投资,即使你什么都没有,只要有一个好的设想,有人你投资。在风险投资后有股权投资,股权投资后面就有纳斯达克股票交易市场,现在所美国新兴大企业微软、谷歌是通过纳斯达克股票市场发展成为大企业那么美国的股权投资公司,各种投资基金有风险投资后面都有美国的大基金公司社保基金、养老基金、老虎基金等等,面有庞大的资金跟进,直到资本市场退出美国有完善的金融服务模式和体系,银行在其中的比例非常小。

我们国内企业融资主要是依靠银行,国外银行的放贷收入国外银行占很小的比例国外银行主要是通过服务,票据占有很重的部分,们国内的主要是银行贷款利息,说明我们的中间服务做的还不够,间的空间很大,以我觉得这恰恰是我国下一轮金融改革的重点。服务业的发展对我们经济的转型和提升济的品质是非常重要的,们的网速排名在全球90位,网络金融服务业才刚刚起步。

问:谢谢张总接受我们的采访,希望您的“金控基金”能为云南民企的发展,为云南经济再上新台阶作出的贡献。



[*]时间:2013年9月3日下午;地点:昆明东风西路文贸大厦19楼金控基金张亚光总裁办公室。

访谈人:

云南“金控基金”总裁张亚光;云南论坛秘书处负责人昆明理工大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院黎尔平教授、博士生导师,云南论坛秘书处秘书樊文苑老师,昆明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建军,昆明理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院肖远飞博士、英国曼切斯特大学杜萌博士,昆明理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院金融学赵敏副教授,昆明学院发展研究院夏莹老师,昆明理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院硕士研究生付晓勇、赵飞扬。


|联系我们:

电话:0871-5154194

E-mail:yunnanforum@163.com

|留 言 板: